搜索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滑县资讯 >

河南:从粮食短缺到国人粮仓,农业资讯,农业网新闻频道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6-08 22:41 | 查看: | 回复:

  粮食主产区的饥饿记忆

  “红薯汤红薯馍,离了红薯不能活”。求温饱,红薯曾经立了大功,不仅是那一代人的重要主食,更成为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。

  20世纪70年代末,中国近10亿人口,8亿在农村。在人民公社体制下,“三级所有队为基础”,农业生产由生产队统一组织安排,在分配上实行工分制,突出特点是平均主义“大锅饭”,农民生产积极性严重挫伤,生产效率极其低下。

  粮食产量低,人均粮食占有量少。青黄不接的春季,忍饥挨饿并不鲜见,灾荒年月,逃荒要饭大有人在。偃师市唐僧寺村64岁的农民王志贞对改革的生活记忆犹新。当时家里有6口人,一年劳作下来仅分到了100多元钱。她回忆说:“地不少,粮食却少得可怜,一年一人80多斤小麦根本就不够,主要靠吃红薯填饱肚子。”

  物资匮乏、“没饭吃”不仅是农村人共同的回忆,城市居民的粮食供给也是紧紧巴巴,并且还得凭票定额供应。粮票还分为全国粮票和地方粮票,使用中有地域限制。那时每个城市居民每人每月26斤粮食,其中还要搭配相当一部分杂粮,大米白面也只有百分之七八十,如果来了客人,米面就出现短缺。

  1978年,有2亿多农民没有解决温饱问题,对饥饿的恐惧是当时最难忘的集体记忆。“告别饥饿”“告别短缺”是那个时期最主要的奋斗目标。

  “大包干”包出了农业春天

  在农民生活艰难、农业生产停滞、农村一片萧条的情况下,中国改革从农村开始破冰,并且在农业农村领域不断形成突破。安徽凤阳小岗村十八户农民冒着风险于1978年春私下签订了一份协议,悄悄地把土地“包产到户”。1982年1月1日,中共中央发出第一个“一号文件”,正式承认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。“包产到户”从根本上打破了农业生产经营和分配的“大锅饭”,使农民有了真正的自主权。这种“交足国家的,留够集体的,剩下都是自己的”经营模式,利益关系简单明了。当农民分到了自己的责任田的时候,那种获得感幸福感瞬间爆表,一夜之间亿万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大为高涨。

  河南省原副省长胡廷积在实行大包干前,在豫东蹲点工作,他回忆当年的情况是:“问社员地怎么种、怎样施肥浇水,他说‘你问队长,我不知道。’‘包产到户’后就不一样了,农户一见科技人员下乡就往自己田里拉,许多地方出现了把科技人员当‘财神’抢。”

  1982年,大面积推行推进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“大包干”使得河南省的粮食产量实现了第一个大的飞跃。1983年河南日报曾经报道了发生在兰考县城关镇刘廷贺家的巨大变化。1978年前,全家人经常为吃不饱饭发愁,实行大包干后,全家人起早贪黑,精心管理责任田,到1982年,全家10口人人均占有粮食2200斤,人均收入现金1200元。土地,一下子去除了农民的衣食之忧。

  河南省粮食产量以惊人的数字迅速拉升。统计数据表明,全省粮食产量由1978年的2097万吨增加到1983年的3303万吨,人均粮食占有量由1978年的297斤迅速增加到1983年的767斤,增长了158%。1983年,河南省不仅历史性地完全解决了省内居民的温饱问题,并且开始成为粮食调出省。10年后的1993年,河南省正式取消粮票。1997年,河南省粮食产量进一步迅猛增长,首次跃居全国第一。2000年及以后的10年,持续稳居全国第一,成为全国第一产粮大省,自此,河南的“中国粮仓”地位逐渐形成。2009年国家发改委批准了河南省粮食生产核心区建设规划,粮食生产核心区建设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。河南省将采取措施使粮食生产能力由当时的500亿公斤到2020年达到650亿公斤,使河南省成为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核心地区。

  种粮不纳税反得补贴

  对农民来讲,旱涝病虫害等自然灾害都会对产量造成严重影响,使得种粮面对较高的风险,越来越高的农资供应价格也让农户种粮成本不断提高,高风险、低收益的特征影响了农户的种粮积极性。

  2004年,国家发布“一号文件”促进粮食和农业生产,自此形成国家“一号文件”促进农业农村发展的政策惯例。2004年,全国范围内开始实行粮食直补、农资综合直补、良种补贴、农机具购置补贴,补贴资金规模连年大幅度增长。

  河南积极响应国家政策,对农户实施种粮补贴,并于2005年在河南中部地区率先取消了农业税,结束了2600多年农民缴纳“皇粮国税”的历史。滑县是河南第一产粮大县,政府一直重视粮食生产,给予农户的补贴不断提高,目前每亩耕地每年补贴102.59元。滑县万古镇杜庄村杜焕永,原来种植6亩责任田,年收入4000余元。国家施行种粮补贴后,又承包村集体土地10亩,年收入10000余元。随着国家支农惠农政策的力度加大,从2012年开始大规模流转土地,并为周边农户提供机械服务,现在共种植2000余亩,年收入200余万元。

  种粮“大户”高歌猛进

  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改革极大地促进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。但是伴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步伐的加快,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选择离农进城,农业生产经营能力随之削弱。

  土地流转应运而生。种粮大户顺势而为。孙永利是博爱县进行整村土地流转第一人,2009年他带着在外打拼积累的资金,回到博爱县金城乡南庄村成立了金城农机合作社。村民王海生是该村第一个把土地流转给该合作社的。他深有感触地说:“2008年麦收时节,我们一家回村忙活了20多天,算下来少收入8000多元。”村民王四新说:“把土地流转给合作社,我可以找份固定的工作,不用再来回折腾啦。”孙永利的合作社用流转来的1160亩土地,种植优质小麦960亩。在土地流转的第一年,60亩高产小麦试验田的产量每亩是700公斤到750公斤,900亩优质小麦每亩收成600公斤。柳学友是河南息县的全国种粮大户,现已流转土地16000多亩,占到了息县全县耕地的1%,被誉为“河南粮王”。他说:“现在很多人都外出打工,没有精力料理自家农田,所以我流转的土地规模也越来越大。种地的专业化、规模化程度越来越高,种地越来越轻松了,国家对农业的政策越好,我们的干劲就越大。”

  农业社会化服务让小农户与现代农业有机对接

  中国有2亿多小农户,占农业经营户的90%以上。如何把小农户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,更好地发展农业、富裕农民,是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时代命题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要“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”。农民在实践中探索出了通过农业社会化服务,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的途径。周口是黄淮流域的农业大市,粮食产量12年连增,连续多年居河南省第1位。周口市商水县天华合作社于2009年成立,组建了机械耕作队、收割队、科技队、田管队、抗旱防汛队等5个专业队,围绕粮食生产开展社会化服务,主要采用托管的模式,农民当老板、合作社给农民打工。参与托管后,他们不需要守着耕地种粮,农业收益还增加了。2015年,该合作社进行全部环节都托管的土地,平均比没有托管的土地亩产小麦高出85斤,玉米高出130斤,合计每亩耕地产量增加215斤,农户增收220元。河南农业社会化服务的快速发展,为种粮农民带来极大方便,这是改革开放为中国小农经济实现农业现代化开辟的特殊路径。

  现代科技为粮食生产插上腾飞翅膀
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滑县资讯网 2012-2013 滑县资讯网 版权所有 滑县资讯网 地图 sitemap

回顶部